乐投体育网站
乐投体育网站 > 基地展示 >
传统中药炮制中“水”与“火”的方法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04 10:32

  中医学认为人之本,本乎阴阳;疾之成,不出阴阳;药之功,平衡阴阳,阴阳五行理论是中医哲学理念的基础。又“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人与天地相参、与日月相应”,是故“天人合一”思想为这一理念的具体体现,它普遍应用于阐述生理、解释病理、辨证求因、审因论治、遣方用药与药物修合、食饮宜忌之中。

  20世纪末,以相对论与量子力学为基础的现代物理学在对亚光速与亚微观世界的探索中发现:组成物质世界的粒子皆处于真空的“激发态”,但真空并非空无一物,而只是处于基态的量子场,空间上分离的两粒子间可超光速传递信息,从而相互影响其存在状态。自然界的各种成分既相互组成又组成其自身。基于此,重拾先哲在中药炮制修合过程中的用水、用火法则,当非愚昧与噱头,不可忽视。

  当今,在炮制药材、修合丸散膏丹汤液等各类药物时,仅将水为溶剂,火为热源,通常取洁净之水,用煤炭、液化气、电加热等热能浸泡煎熬修合药物。前人则不然,必以至诚至信之心,精选道地药材,再按药物功效,修合要求,分别选用桑柴、芦竹与各类木炭生火,煅焙煨烘煎熬烹蒸。至于用水,更有天水、地水、山岩溪泉之水,亦各准药物宜忌分别选用。可见先哲调制中药时,是将水与火同样作为药物来使用,其疗效定当高出一筹。

  昔者胡庆余堂修合全鹿丸,不仅精选上品药材,讲究用水用火,且必先择吉设立神案,高香巨烛,虔诚祝祷,郑重其事,然后成药,绝无参杂使假、短斤少两之为,所谓“修合无人知,天地有神灵”,神灵者,严谨诚信之良心也!故其药效如神,声名远播海内外。兹就药物炮制修合中的用水、用火原则,略述如下:

  水分两类,一者天水,二者地水。李时珍曰:“虽天下之水,皆具灭火润枯之能,而性从地变,质遇物迁。”

  天水者,雨露霜雪冰雹是也。其中雨水又因24节气的气候变化,水性变异,功用不一。

  性味甘平,其性始自春初生发之气,大宜煎煮中气不足、清阳不升类汤剂。虞抟《医学正传》载“有妇人无子,立春日夫妇各饮一杯,服毓麟丹,还房有孕”之说,盖取其初生长养万物之能也。

  亦甘平无毒,能益脾胃,可煎煮发表与补中益气类药物,修合祛风类及脾胃虚弱类丹丸。

  有杀虫除祟之能,宜修合祛疟止痢、疮疡疖肿与杀虫除毒类丹丸,或煎煮杀虫除祟汤剂。又五月五日午时若雨,急伐竹杆,剖开沥取其汁谓之神水,能清热化痰、定惊安神。

  此时湿热减退,是水得金秋清肃下行之气,善祛暑清肺、降气除热,最宜多贮,以备煎熬肃清肺气之药。

  可止消渴清暑气。“霜杀物,露润物”,乃随时而异也。宜煎润肺药,更宜造酒。百花上露令人好颜色,可用于美容。

  解酒热治伤寒阳明病及酒后诸热面赤,和蚌粉敷暑痱良效,盖“天气下降而为露,清风薄之而为霜”,缘阴盛使露凝尔。

  治时行瘟疫即冬春季传染病,宜煎伤寒火暍汤剂,抹痱神效。腊雪水密封贮存数十年不坏。冬至后第三个戊日为腊,腊雪又可杀虫,最宜菜麦,溶后浸五谷种子,耐旱不生虫。

  乃太阴之精,水极似土,柔变似刚,无形成有形。擅疗伤寒阳毒热盛昏迷,以块置膻中良,即今之物理降温。又能解烧酒毒。天之冰雹难寻,后世每于冬季冻水为冰,深藏地窖,以备炎夏之需。冷冻技术发明后,多使用冰箱冰柜,故可随时造用。然盛夏食冰与气候反,冷热相激,易伤脾胃,脾胃虚弱者不宜。夏日理想的用冰方法是将瓜果食饮隐映冰上待凉,然后食用,此即今之冰镇。

  古人尚有明水一说。明水者甘寒,能明目定心,止渴除小儿烦热,但此水得之不易,需在皓月当空之秋夜,用阴燧照月,收取镜面所留集之水,燧为铜锡各半交铸而成,阴燧于子月(11 月)子日子时交铸;阳燧于午月丙午日午时交铸用以取火。

  此外二十四节气中有毒不可收用的雨水有小满水,能腐食物而坏豆麦,饮之则损脾胃;再者寒露水亦坏禾稻,饮之致疾。谚云:“寒露雨,偷稻鬼。”还有霜降雨水,感天地肃杀之气,虽无毒性,但只宜阳气有余者用之。

  韩愈诗“黄潦无根源,朝灌夕已除”,乃天降暴雨,地表低凹浅塘之积水,得土气,能调脾胃去湿热,仲景治伤寒瘀热黄疸的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即取潦水浸药煎汤,以其味薄不助湿气。

  又称上池水 雨后竹篱头上之水,与空树穴中之水,亦指竹叶上的露水。《战国策》载:“长桑君饮扁鹊以上池之水,三十日能见物。”注曰:上池水即半天河水。(本邑有药房名上池斋)此水能治鬼疰狂邪恶毒,洗各种疮疡及毒虫咬伤,宁神志愈恍惚妄语,润睛而明目。

  主五劳七伤,肾虚脾弱,阳盛阴衰,目不能暝及霍乱吐泻(非今之传染病,为古人称“霍然而至,乱其肠胃”的胃肠病)以及伤寒气逆欲作奔豚诸证。孙思邈谓:“江水流泉远涉顺势归海,不逆上流,用以治上归下。”

  用流水二斗,置大盆中,以杓或陈芦瓢高扬千遍,有沸珠相聚即成,盖水性本咸,劳之则甘而轻,取其不助湿气而专益脾胃。《温病条辨》治湿温初起,湿重热轻的三仁汤,即以甘澜水煎药。

  水势急处谓之湍,湍上峻急之水,其性急躁速下,故治下焦腰膝之症及利二便之方药,宜用此水。张从正曰:“昔有患小便不利者,众工不能治,令取长川急流水煎服前药,一饮立溲,水可不择乎!”

  新汲井泉水既能疗病又可宜人,善解热闷烦渴,盖凉能清热,甘可助阴也。宜煎补阴药物及治气血痰火之药。但井泉水亦有优劣,凡井水远从地脉来者为上,有从近处江湖渗来者次之,而城市沟渠污水杂入者,用需煎沸后停放两小时,候矸气沉淀乃可用,否则气味俱恶,不可入汤液中使用。

  是水性味甘平,治心腹诸痛,疰忤,鬼气邪秽之属,可就泉空腹饮之或新汲立用。醴者薄酒而泉味甘,如是故名。旧云:“太平盛世,帝王德至,每有泉涌出,民饮之疗疾养寿命。”如欧阳询法帖《九成宫醴泉铭》所云。

  性味甘温,久服肥健人体,令体润不老,与钟乳同功,钟乳石近乳穴处流出者佳。

  性味甘咸平,能下膈疏痰止吐,善治瘀血及逆上之痰。阿井位于衮州阳谷,即古东阿县,乃济水伏流地下,其性趋下,清且重,用搅浊水立清,为熬炼阿胶必需之水。

  此外有疗疾功能的尚有咸温带小毒的海水,煮浴可去搔癣,饮服能探吐宿食。辛热微毒的温泉水,可调治诸风筋骨挛缩、肌肤顽痹、手足不遂等诸病。病在肌肤关节者,入浴浴讫,随病症与药及饮食补养之,所以温者乃泉下有硫磺故也。此外朱砂泉春日水即微红,煮茶特佳。而雄黄泉,及近砒石处之温泉,皆不可浴,亦不入药。

  现今科学昌明,以磷砂、石油、煤油加金石磨擦即可得火用火。前人则不然,故《本草从新灶部》谓:“火者有气而无质,其纲凡三。”“三”即天火、地火、人火。

  天火者有龙雷之火,太阳火,星精飞火。龙雷火乃暴雨降注雷鸣电闪之火,属阴火,日光一照则龙潜雷伏;太阳火取之于日,今之运动会圣火是也。

  地火者有钻木之火、击石之火、戛金之火,此皆古人赖以熟食日用之火种,而石脑油、石墨、木炭、桑柴、芦竹皆前人所用之燃料。石脑油即今之石油,石墨即今之煤炭,对其认识可上溯到《山海经》《汉书》。古人以为石油是日烘石热所出之液,未开采前渗于附近河流之中,能死鱼鳖,又称石脂、猛火油,只用于征战,取其生火御敌。煤炭,《山海经》称煤玉,可作雕塑,并称石涅、石炭。尚有荒野坟冢间望之有之、近之则无的“鬼火”及火生水面的“水中火”。苏轼诗“江心似有炬火明,非鬼非神竟何物”,此皆人鱼之枯骨磷火。

  人火者有二:一君火,二相火。《素问天元纪大论》云“君火以明,相火以位”,“少火生气,壮火食气”。以名而言,君火如日,形气相生,配五脏属心,故称君火;以位而言,生于虚元,守位遵命,因其动而可见,配之于心胞络为相;以功能言,少火为生命活动之原动力,而壮火为致病之火。

  人身失位之火又称阴火,虚火;肾中阳虚,火不安其位而飞走称龙雷之火,皆能令脏腑功能失调,从而使机体产生一系列类似火的躁动亢奋现象。

  以上为火的概况,而与中药修合密切相关的是指炮制煎煮药物时的燃料。由于材质不同,所生之火,亦各有所长。

  桑柴所生之火,其性畅达,最宜修合一切滋补之剂及诸膏剂,《本草从新灶部》载:“《抱朴子内篇》云:一切仙药,不得桑柴煎不服。”又桑乃青龙七宿的箕星之精,能利关节、养津液,得火则拔引毒气、祛逐风寒、去腐生新,故能助药力。凡痈疽发背不起,瘀肉不腐难脓,与阴疮瘰疬流注,镰疮顽疮等皮肤肌肉间病,可用桑木燃烧,吹灭灸之。

  宜煎一切滋补药及发表祛风除湿化痰散结之汤药,取其火力温和不猛,煎熬药物不损药效。

  烧木为炭,燃炭所生之火为炭火。旧有八木炭之别,即松、柏、桑、柘、榆、枣、橘、竹等皆可烧炭生火。煅制金石贝壳类药材,以柞栎炭为上,可直接将药材置于炭火中煅制,取其木质紧密且坚,成炭后其火力猛。至于烹煎炙焙百药丸散则诸炭皆可,不限柞栎。煎煮汤液用烰炭火。如今木炭已广泛用于除湿除臭。古人验之自然,木久则腐,炭入土不腐者,“木有生性,炭无生性也”,故葬家用炭,能使虫蚁不入,竹木之根自回。

  此外,糠火、牛屎火、马屎火,性暖而缓,能使药力匀遍,亦可煎煮汤液。前人很少用煤炭石油火制药。

  关于火候的掌握亦不可忽视。凡服汤剂,虽品质专精,修治如法,而煎药者鲁莽造次,水火不良,火候失度,药亦无功。试验之于茶饭可知。茶之美恶,饭之甘糯,无不系于炒茶烧饭时火候的掌握,故凡煎汤药必用新汲净水浸泡药物1~2 小时,然后加盖煎煮。凡发表祛风散寒除湿类药物,当武火急煎15分钟左右即可滤取药汁,再加适量水煎得二煎药汁;滋补强壮类药物当于浸泡后,先温火后文火慢慢煎熬20~3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然后滤汁加水,再如法煎熬;而方中不宜久煎的后下药应在头煎药汁欲成时放入,金石贝壳类一般煎药时间不能全部析出者,又当先煎30~60分钟,再与所有药物同煎。

  前人有用灯花敷创伤止血生肉,研末调乳治小儿夜啼,艾火灸百病诸风冷疾,及雷火神针等用火之说,因不关中药修合,本文不赘。